当前位置:>演艺音乐>电视>正文

桃有何魅力?令历代画家心驰向往 画家 桃花_新浪珍藏_新浪网

2018-04-13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:

分享到:

  文、图\ 钟葵

  “桃花源”

  《诗经》以“有?其实”象征多生贵子,这一意象后人不常用。说起桃实,人们更多的是联想到被称为“仙果”的蟠桃。汉代的《神异经》记载:“东方有树,高五十丈,叶长八尺,名曰桃。其子径三尺二寸,和核羹食之,令人益寿。”这种硕大的桃子,人称“寿桃”。传说西王母的蟠桃园有3600株桃树,所产蟠桃是仙家梦寐以求的益寿佳品。据说3000年一熟的食后可以“羽化了道,体健身轻”;6000年一熟的能够令人“霞举飞升,永生不老”;9000年一熟的,人吃了可以“与天地同寿,日月同庚”。传说汉代幽默巨匠东方朔曾三次偷食王母桃,汉武帝则得西王母赠仙桃4枚。这些神话传说,便使蟠桃能令人长命的观点广为流传且深刻人心,后代在为长辈祝寿时,都少不了桃子的装点。

  我国是桃的故乡。早在3000多年前,先民们便将野桃树进行人工栽培,使之既可食用,又可欣赏。千百年来,经由历代常识分子的独特打造,使桃从动物演化成文化符号,成为我国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局部。丰盛多彩的桃意象,也给历代艺术家的创作供给了充分的营养。

  碧桃又有红碧桃、粉碧桃、白碧桃、花碧桃等种类,宋代词人秦观曾写词夸奖:“碧桃天上栽和露,不是凡花数。”人面桃外层花瓣粉红色,内层花瓣越向核心越红,如丽人娇羞时的相貌。其得名或与唐人崔护的名句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有关。

  我国事桃的家乡

  这种观念天然也影响到画家,自明清以来,简直所著名家都爱好画桃祝寿。如唐寅有《麻姑献寿图》、八大隐士有《桃实千秋图》、任伯年有《桃石图》等,皆以祝寿为主题。近古代画家中,吴昌硕、张大千、齐白石等人也很喜欢这个题材。

  “满树和娇烂漫红,万枝丹彩灼春融。何当结作千年实,将示人间造化功。”每当冬去春来,便是桃花盛开之时。在初春季节,桃树已蓓蕾满枝,到了阳春三月,枝头上就绽开出朵朵妩媚的桃花,如一片片彤霞,芳菲烂漫,明丽如画。

  画家以桃花表示春意,据记录最早是五代画家徐熙。宋人米芾《画史》称:“徐熙大小折枝,吾家亦有,士人家往往见之。翎毛之伦非雅玩,故不录。桃一大枝,谓之‘满堂春光’,在余家。”宋人的花鸟画,此类作品也不少,如宋徽宗的《桃鸠图》、佚名的《桃花山鸟图》等,都是春天小景。

  自古以来,桃花始终是诗人争相吟咏的对象,而历代画家的手中之笔,使我国的桃花文明更加流光溢彩。在画家笔下,桃花是春天和恋情的象征,桃实是祝寿佳品,桃花源则是最幻想的世间仙境。

图一:吴昌硕《桃实图》 图二:清 王武 《春柳桃花图》 图三:郎世宁《双燕桃花图》

  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《玄中记》载积石之桃,大如斗斛器。《酉阳杂俎》载九嶷有桃核,半扇可容米一升。及蜀后主有桃核杯,半扇容水五升,很久如酒味,可饮,此皆桃之极大者。”画家画“寿桃”,画的都是此类大桃。如吴昌硕画的《桃实图》,右边有题诗曰:“灼灼桃之华,《下一站,分离》专访李小冉:想跟于和伟“抢角色”_娱乐频道_凤,?颜如中酒。一开三千年,硬朗大于斗。”左上题还题数字:“曼倩移来”。“曼倩”即东方朔,吴昌硕是援用了东方朔偷桃的典故。

  桃花使人想到春天,还有爱情

  画家在表现这一主题时,除了用桃花与鸳鸯的组合外,还有桃花与燕子、桃花与白头翁等组合,如郎世宁的《双燕桃花图》、高其佩的《桃斑白头图》等。

  传播至今的作品,有宋代陈居中的《桃源仙居图卷》、明代文征明的《桃源问津图》、陆治的《桃花源图》、仇英的《桃花源图卷》、蓝瑛的《桃花渔隐图》、清代黄慎的《桃花源图》等,这些作品,均为山水画跟人物画完善联合的佳作,是国宝级的珍品。

  历代画家画桃花,还有一个主要题材,就是“桃花源”。自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问世后,“桃花源”就成了后世画家最神往的人间仙境。这个题材的作品,可能在唐代已涌现。韩愈有一首诗名为《桃源图》,通过形表白了人物的神东晋顾恺之在《论画》,诗中描述:“仙人有无何渺茫,桃源之说诚荒谬。流水盘回山百转,生绡数幅垂中堂。武陵太守好事者,题封远寄南宫下。南宫先生忻得之,波澜入笔驱文辞。文工画妙各臻极,异境恍忽移于斯。”从韩愈的描写可知,这幅《桃源图》画工极妙,上面还有武陵太守和南宫先生的题缄。

  桃为蔷薇科李属的落叶小乔木。树干灰褐色,叶子椭圆状披针形。花单生,几无柄,有单瓣、重瓣,色有粉红、深红、纯红、纯白及红白相间等。桃的品种良多,全世界约有3000多种,我国原产的也有300多种。《广群芳谱》曰:“桃,西方之木也,乃五木之精,枝干扶疏,处处有之。”《本草纲目》称,桃的品种有绛桃、绯桃、碧桃(一名千叶桃)、人面桃(一名美人桃)、二色桃、日月桃、鸳鸯桃、瑞仙桃、寿星桃、巨核桃、十月桃、油桃、李桃等。按用处分,重要有食用桃和观赏桃两大类。明人王世懋有言:“桃花种最多,其可供玩者莫如碧桃、人面桃两种。”

  桃花与春天,在中国人心目中,已经是一个无奈离开的组合。为了表现春天的气象,文人墨客时常将桃花与象征春天的动植物搭配在一起。宋代诗人徐俯有诗曰:“双飞燕子多少时回?夹岸桃花蘸水开。春雨断桥人不渡,小舟撑出柳荫来。”诗中提到双飞燕、桃花、柳树,此外还有春雨、小舟等,诗人以神来之笔,描绘了一幅桃红柳绿的阳春美景。这一美景,在清代画家王武的笔下,变成了一幅《春柳桃花图》,画中红色的桃花,则以点叶法写出,显得妩媚鲜丽,与绿叶婆娑的垂柳相映衬,使桃红柳绿、柳明花明的春日胜景跃然纸上。而洋人画家郎世宁的《双燕桃花图》,以双燕与桃花做搭配,表现手法也与王武完整不同。王武采取工笔手段,郎世宁则以工笔写出,桃枝从左下角向右上角斜出,双燕居画面中央,桃花和燕子栩栩如生,富有破体感,使人感到春意盎然。

  娇嫩的桃枝、娇艳的桃花和硕大的桃子,不仅使人联想到春天,还使人联想到美女和爱情婚姻。《诗经?周南?桃夭》应用比兴伎俩,首次用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比兴新娘的年青貌美,用“桃之夭夭,有?实在”比兴新娘将会为男家多生贵子。这种桃花意象,也常常呈现在画家笔下。南宋人画的《桃花鸳鸯图》,就运用了这一意象。此图上部画桃花数枝,下部画一对鸳鸯在岸边小憩,右下方画水边野草。桃花的用线柔细,刻画真切,敷色从明到暗、从冷到暖,渐次变更,过渡奥妙。鸳鸯的描写极工,颜色明媚。构图上,桃花向左下出枝,野草向左上舒展,皆指向鸳鸯。这样的构图,大略源自唐代词人韦庄的“桃花春水渌,水上鸳鸯浴”之句。桃花象征美女,鸳鸯象征不离不弃、忠贞不渝,这幅画极其活泼地表现了爱情的主题。

  成了后世画家最憧憬的人间仙境